您當前的位置 :禮堂家 > 禮堂動態

義烏隴頭朱村文化禮堂:在古風遺韻中傳承千年文脈

發布時間:2020-01-09 17:50:21 來源:中國義烏網 全媒體記者 陳金花

隴頭朱村文化禮堂

  “作為千年古村、河神故里,隴頭朱村歷史厚重、文化獨特,如何留住鄉愁,傳承文脈,這里大有文章可做。”

  “讓古代名人朱之錫走出義亭,走出義烏直至走進全國人民心中,需要創新思路,拓展渠道,多方挖掘宣揚。”

  ……

  冬至過后,陰雨綿綿,寒氣逼人,但義亭鎮隴頭朱村文化禮堂內卻暖意融融、溫馨熱烈。一場“古村落文化發展開發調研懇談會”正在這里如火如荼地開展。數十名參會者回溯歷史,觀照現實,展望未來,各抒己見,提出了不少可供實施的好點子。

  像這樣的懇談會、研討會及節日賽事、戲劇表演、草根村晚等文化活動,在隴頭朱村文化禮堂不時精彩上演。

  不同的土地,涵養著不同的村落文脈。如煙的歲月中,隴頭朱村文化禮堂便是村民們保留在鄉土那一端的“根”,也是伸向未來時空的那根“枝”。它如一條綿長的絲線,串起風情古村的人文歷史,牽扯著村民們為家鄉建設貢獻一份力量,弘揚新時代鄉風文明。

  村牌上“院士文化禮堂”六字厚重耀眼。

  一個歷史遺韻豐厚的古村

  黛瓦青磚馬頭墻,飛檐翹角古韻揚。隴頭朱是一個擁有800多年歷史的古老村莊,好像一壇珍藏了數百年的陳年老酒。這壇老酒是隴頭朱的祖先用智慧與文化釀造出來的,顯現出悠久年歲浸泡下的獨特韻味。

  隴頭朱村位于風景秀美的義烏江畔,毗鄰金東區孝順鎮,坐落在江南典型的丘陵地帶。“隴”有山脊之意,隴頭朱村位于龍脊山背開始下榻之地,固有隴頭一稱,加上祖上姓朱,因此得名隴頭朱。

  據《梅隴朱氏宗譜》記載:宋紹興四年,有諱貫,字珍華,因舉進士不第,從烏傷縣蒲墟(今義烏赤岸)歸隱于茲,始為梅隴之鼻祖也。因祖上性好梅,而繞居植之,故隴頭朱從前又雅稱“梅隴里”。

  在朱之錫文化研究會秘書長朱秀峰、隴頭朱村老書記朱位候的引領下,我們漫步穿行在隴頭朱村的古街老巷。融融的冬日陽光不停地在一幢幢古宅上空跳躍,錯落有致的馬頭墻在空中勾勒出優雅的線條,置身其間,恍如穿越在悠長的時光隧道中。

  “我們村的傳統古建筑占整村面積的45%,保存有‘官廳’‘小祠堂’‘白虎門’‘大廳里’等明清古建筑和‘朱之錫故居遺址’‘龍眼古井’‘赤山寺’‘三觀堂’等歷史遺產。”朱位候介紹道,因系明朝國姓,隴頭朱村在明時達到鼎盛,能人輩出,村中多處明朝古建筑被準允使用皇室規格,這一特色在民間村落中少有先例,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

  走進保存完好的明朝建筑官廳,有關它的故事撲面而來。相傳,官廳是梅隴朱氏十三世孫朱懋芳(肖梅公)興建。此人頗具傳奇色彩,16歲中秀才,31歲中舉人,38歲中進士,任官多年。明萬歷年間,為救濟高麗國饑民,萬歷皇帝先后派出多位官員運糧支援。然而,賑災糧多數在中途被經手官員中飽私囊,實際運到高麗的所剩無幾。肖梅公為人忠厚,萬歷皇帝便選他擔任運糧使節。爾后,明朝的救濟糧才能如數發到高麗饑民手中。為了表彰朱懋芳平定“饑荒之亂”有功,高麗國王封給了他一個王位,并贈送了木材等。回來后,萬歷皇帝認為其德才兼備,也封了一個王,并賞賜了這座宅子,這就是村人代代相傳的“兩國封王”的故事。

  聆聽著歲月深處的感人故事,伴隨著亙古不變的耕讀之風,生活在古村落的一代代村民,見證時光流轉、歷史變遷……

  朱之錫(塑像)在地形模型前解說如何治理河水。

  一位被百姓稱頌的“河神”

  在隴頭朱人心中,“河神”朱之錫是最令他們敬仰自豪的先人,是古村最為獨特靚麗的一個文化符號。

  隴頭朱村的梅隴朱祠無論色調、格局、工藝還是廳外的三門九臺,均具皇宮建筑風格。身為朱之錫文化研究會秘書長的朱秀峰認為,梅隴朱祠主人具體是哪一位,現在無從考證。不過,根據一些資料表明,此祠與明朝“治水大王”朱之錫有淵源。

  據記載,朱之錫(梅麓公),清順治三年(1646年)進士,歷任弘文院侍讀學士,吏部侍郎。順治十四年以兵部尚書官銜出任河道總督,第二年逢山陽(今淮安)境內諸堤并溢,他馳赴清江浦筑堤堵口。康熙元年(1662年)黃河秋汛,河南開封一帶發生了大洪水,泛濫嚴重。他除飭濟寧道,往河南境內堵塞多個河口,還多次上書“黃河料物籌集”“修守制度”“河員職責”和“運河的管理運用”等問題,提出了改進措施,并付諸實施,對整治河運,有諸多建樹。

  朱之錫治河近10載,馳驅大河上下,不辭勞瘁,筑堤疏渠,積勞成疾。但他仍抱病不息,北往臨清,南至邳、宿進行視察,以致一病不起,于康熙五年病逝。當時徐、兗、揚、淮一帶群眾稱頌他的惠政,死后把他視為“河神”。由于貢獻巨大,他相繼被乾隆、雍正、康熙三朝皇帝賜封為“資政大夫”“光祿大夫”“太子太保”“助順永寧侯”“朱大王”等。婺州府為他建了“太史第”和“朱大王廟”,義烏縣府為他在繡湖建了“梅麓公祠”。

  “這片菜地是朱之錫故居的遺址,可惜僅存這塊20世紀90年代立的石碑。”朱秀峰指著刻有“朱梅麓……遺址”字樣的石碑說,村里準備根據相關資料,在此重建朱之錫故居,還要興建朱之錫公園和紀念館,把“河神”的治水精神和文化價值好好傳揚下去。

  歷史遺存雖寥寥,但朱之錫后裔宗親及相關文化人士對朱之錫文化的研究一直沒有停止過。早在1997年,隴頭朱就成立了以朱之錫字號命名的梅麓獎學基金會,現已成功舉辦22屆頒獎大會,獎勵了近400名隴頭朱村子女。該基金會還編纂了《朱之錫文集》,其中《河防疏略》20卷都編輯在冊。

  朱之錫的治水精神,還一直流傳到了如今隴頭朱人“五水共治”的工作中,村中連老人們都熱情高漲,直說村里300多年前就有了“河長”,而他們都是“河神”的后人。

  文化禮堂內的黨建活動場所。

  一座惠民樂民的精神家園

  因隴頭朱是由五個村組合而成的,其文化禮堂也有自己的特色,室內與露天結合,村牌與古宅互襯,好似一顆顆散落在村里村外的珍珠被文化之線緊密串聯。

  “我們村投資200多萬元修建文化禮堂,于2018年12月投入使用。”隴頭朱村老書記朱位候也是禮堂管理成員。據他介紹,主禮堂位處村中間,大講堂在村南邊,文化長廊在村明堂,閱覽室在一處古宅內,而院士文化禮堂設在村口和官廳兩地。

  主禮堂是一座白墻黑瓦的三層樓房,復古的木門,朱紅的窗欞,與大門兩側墻面上的梅花、綠竹圖相得益彰。室內村規民約、管理規范、活動掠影、活動計劃及紅梅指數實施辦法完整齊備,黨建活動室、文藝大舞臺等寬敞明亮。

  值得一提的是,隴頭朱村文化禮堂內的紅梅指數分外驚艷,它是村里通過對村規民約進行創新改良而提出的。

  “我們村的村花是梅花,梅花花瓣五瓣,寓意五村重新團聚。”該村黨支部書記兼文化禮堂管理小組組長朱根喜表示,他們想通過“紅梅指數”把五村擰成一股繩,把隴頭朱做強做大,把紅梅指數打造成村民自治新樣本。

  朱之錫故居遺址。

  朱根喜介紹,“紅梅指數”主要包含“五美”,包括環境衛生美、睦鄰和家美、鄉村發展美、公益奉獻美、自治守法美。“紅梅指數”分數的高低,與每個人休戚相關,紅梅積分折算成“紅梅幣”,可在“紅梅道德銀行”兌換等額生活用品;“紅梅指數”掛鉤學子獎、文明家庭獎、推優入黨等。

  隴頭朱村的創新之舉還在于建成義烏唯一的院士文化禮堂。村口碑石林立,“古書”飄香,村牌上“院士文化禮堂”六字厚重耀眼。這種既新穎獨特,又古色古香的迎客風格,令人印象深刻。而設在官廳的院士文化禮堂,縈繞著濃郁的耕讀之風。院士廳內,中科院院士朱位秋的介紹豐富生動,成就非凡;博士廳、碩士廳里,人才濟濟,爭奇斗艷。據悉,隴頭朱村在古代光進士就有4人,舉人19人,秀才100多人,現代中科院院士1人、博士生13人、研究生24人,是義烏名副其實的博士村。

  如今在隴頭朱村民眼中,這座由大家共建起來的文化禮堂,是鄉愁的存放地,一座座古宅宗祠訴說前世淵源,一樣樣老舊物件散發農耕氣息,一個個歷史人物增添人文底蘊;是群眾的大課堂,日常開展的知識講座,上溯天文地理、下至生活養生,帶領著村民不斷豐富視野;是文藝活動的大本營,各式各樣的文化活動蔚然成風,讓鄉村文化活起來、動起來……真正做到了用文化禮堂傳文脈、用禮堂文化潤人心。

標簽:禮堂;文化;義烏;隴頭;文脈編輯:王奕涵

推薦閱讀

Copyright ? 2018 ltj.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8 禮堂家版權所有
先锋影音资源_影音先锋全部色先锋_影音先锋_每日资源站_香港三级2017电影大香蕉伊在线看现国产自啪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