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禮堂家 > 禮堂動態

溫嶺水澄村建起文化禮堂,辦起首屆村晚

發布時間:2019-10-22 14:33:08 來源:溫嶺新聞網

  今年7月,溫嶺市澤國鎮水澄村文化禮堂通過驗收。依托文化禮堂的建設,村里發展了瑜伽隊、排舞隊、功夫扇隊、旗袍隊等一支支文化團隊,每天,村里的文化活動都十分豐富。

  10月7日,溫嶺市澤國鎮水澄村文化禮堂前上演了一場村晚,這些文化團隊依次登上舞臺,給村民們帶來了一場視覺盛宴。

readimg (9).jpg

  發動村里人才,精益求精編排節目

  大合唱《水澄之歌》拉開了晚會的序幕。別小看這首歌,它可是有“故事”的。《水澄之歌》是水澄村的村歌,一開始,村里邀請了專業老師來寫歌詞。“當時,拿到歌詞時,我們總覺得缺了一點鄉韻,不夠接地氣。”水澄村文化禮堂管理員徐琴英說。她想到村里的文書丁茂林學識不錯,就請他來修改歌詞。結合濯心亭、澄明講堂及村里的歷史文化,丁茂林在原有歌詞的基礎上進行了多次修改。“看到最終版的時候,我們感覺:對了!”徐琴英說。

  譜曲時,也有一些小插曲。“起初,我們也請專業老師譜好了曲子,但大家覺得不是很好唱。”徐琴英說,“村歌應該是簡單易學的,這樣才能在村里廣泛傳播,讓人人都會唱,不然村歌會被荒廢。”村里有一位歌唱愛好者王艷芳,于是,徐琴英又請王艷芳改編曲譜。此時,離村晚已經不到半個月,時間很緊,她們只能先將修改后的初稿發到演員群里,讓大家先自學一下,同時又對曲譜進行微調,再把大家聚集在一起排練。

  不僅是作詞和作曲,這臺晚會上,從演員到導演都是村民擔任的。水澄村充分挖掘了村里的人才,并且讓每個人的特長都得以發揮。每個節目都是一再斟酌,再三編排的。“由于籌備時間十分緊張,村晚舉行前不久,鎮文化站向我們要節目單,但那時候,我也還不能確定哪些節目可以上。”徐琴英說。

  晚會上,村里自編自導的小品《這樣的面子不能要》引起了村民的深思,該小品是結合當下移風易俗工作的一個作品。一開始,徐琴英想要通過小品來表達的是沉迷手機給家庭帶來的危害,但劇本寫了一遍又一遍,都沒法讓她滿意。到8月底,澤國鎮召開深入婚喪禮俗整治推進移風易俗工作動員會,參加完會議之后,徐琴英當下決定,把移風易俗元素融入節目中,讓節目更加豐滿。

  雖然水澄村是個大村,人口較多,但很多村民一開始都不好意思上臺表演。徐琴英說,因此,在召集演員這個環節就花費了不少力氣。在排練的過程中,他們更是精益求精。“這個小品里的配角還是臨上臺前兩天換的,原來的演員不太能完全展現這個角色的風格。”村晚舉行的前幾天,在前來交電費的人群中,徐琴英一眼就看中了一位婦女,“這個角色,就是需要這樣的潑辣勁。”

  未雨綢繆,組建文化團隊

  當晚登臺演出的文化團隊都十分“年輕”,從組建到上臺不過數月的時間。今年,澤國鎮婦聯把巾幗課堂瑜伽課送到了村里。體驗課程結束后,學員們的反饋都不錯,于是徐琴英借著這次機會,請來了老師,順勢把瑜伽課引進了水澄村。現在,水澄村文化禮堂每周都有2至3節瑜伽課,一傳十,十傳百,在學員們的“宣傳”下,瑜伽課上逐漸出現了不少新面孔。“一直以來,大家都對瑜伽課很向往,但學費昂貴,路程也遠,不是很方便,有在村里學瑜伽的機會,參與的村民自然就多了。”就這樣,水澄村瑜伽隊有了雛形,參加的大多是村里的中青年婦女。

  趁熱打鐵,在這次晚會中,瑜伽隊的節目《禪韻》也被搬上了舞臺,將平時所學的在舞臺上進行展示。“其實,當初開設瑜伽課的時候,我心里就已經打好了‘小算盤’,要吸收村里一些年輕的力量,還要讓這支隊伍走上舞臺。”徐琴英說。

  旗袍隊則組建于文化禮堂驗收前不久,是由文化禮堂“四千工程”結對單位的老師來授課。“旗袍隊的訓練相當辛苦,但堅持下來后,很多隊員感覺自己的氣質提升了不少。”徐琴英說。而多年前,水澄村就有功夫扇團隊。“那時,村民們都在溫嶺火車站一帶練,后來因為各種原因,隊伍漸漸解散了。”徐琴英說,文化禮堂建起來之后,村里又想到了功夫扇,于是重新在村里組建了一支功夫扇團隊。

  文化禮堂通過驗收后,水澄村就開始籌備這場村晚,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這些團隊要從零基礎達到登臺演出的水平,不僅是隊員們,徐琴英也面對著很大的壓力,每個節目都需要她親力親為,幫忙組織人員、選角色、排隊形。每天晚上,她都忙得腳不沾地,“陪練”一支支隊伍。

  在澤國鎮文化站的指導下,水澄村村晚成功舉辦,獲得了村民們的一致好評。

readimg (6).jpg

  “要建更好的文化禮堂”

  “節目很精彩,我們的文化禮堂也建得很好,現在大家都有地方可去。”來文化禮堂休閑放松的村民說。在文化禮堂建設上,水澄村下了不少功夫。水澄村文化禮堂包括鄉賢館、圖書館、水上舞臺、濯心廊等,硬件設施完善。

  “禮堂建設之前,我們召集了村兩委干部、村民代表,對幾家公司的設計方案進行了投票。”水澄村黨支部書記丁冬寧介紹,“村民們都表示,想要把文化禮堂建得好一些。”同時,村里也召開了鄉賢聯誼會。會上,鄉賢們各抒己見,就文化禮堂建設提出自己的想法和建議。在后續建設過程中,也有不少鄉賢貢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水澄村文化禮堂建設時,還確定了以“賢良之鄉、清廉之鄉”為主題。水澄村民風淳樸,不管是曾經從事傳統產業草紙生產的老一輩創業者,還是從政的鄉賢,都保持著良好的品格。接下來,他們還將結合清廉村居建設,進一步完善文化禮堂,以文化養廉,將廉政文化在文化禮堂內進一步凸顯,促進水澄村清廉村居的建設。

  進入該村文化禮堂圖書館,入眼就是一張大木桌,這張桌子是供村民練習書法用的,村里還特意購置了水寫練字帖。“周末的時候,這張桌子前總是圍滿了人,孩子們很喜歡來這里練字。”徐琴英說。該村文化禮堂圖書館共兩層,里面共有書籍上萬冊,涉及書目種類也很豐富。

  水澄村原本就有圖書館,村里購置了很多書籍,供村民閱讀。文化禮堂投入使用后,老圖書館的書籍被搬到了新圖書館。同時,考慮到該村文化禮堂硬件設施較好,市圖書館在這里設立了流動圖書館,接入了借書系統,送來了一批批書籍。村民既可以在圖書館內看書,也可以將書借走。“孩子們看到這么多書籍,種類也很豐富,都開心得不得了。”徐琴英說。

  圖書館一樓的風格更偏向于溫馨的家居風,村里特意在網上購置了適合小朋友的小沙發、小凳子,方便孩子們在此閱讀。二樓的風格則中規中矩,放置的大多為流動圖書館的書籍。

  在圖書館內,還懸掛著“水澄”兩字的牌匾。據介紹,這兩個字為書法家沙孟海的字跡。曾經,沙孟海與水澄村鄉賢張伯舜有書信往來,書信中有提及地名“水澄”,文化禮堂開建后,村里找到張伯舜家,在他收藏的信中取了“水澄”兩字,將其放大處理后懸掛于圖書館。

  “禮堂建起來之后,村里的文化活動氣氛愈發高漲了。”丁冬寧介紹,“之前村里活動的場地十分有限,村民對文化活動十分向往。”現在,水澄村文化禮堂有寬闊的大廣場,還有寬敞的舞蹈室。每到晚上,這里十分熱鬧,有時候室內上著瑜伽課,室外則跳著廣場舞,村民們再也不用跑大老遠去跳舞了。

readimg (7).jpg

  多方面營造文化禮堂軟環境

  “珠山之左,翁水之陽,隅澤國西南,鄰高鐵驛站,村曰‘水澄’……”在鄉賢館入口的前言一欄上,以文言文的形式,對水澄村作了簡要介紹,并對該村的過去和現在進行了概括。該前言是丁茂林所寫的。

  在文化禮堂建設過程中,水澄村也著手挖掘村史,提升文化禮堂軟環境。他們召集了年紀較大的一群老人,一邊回憶一邊討論村里的歷史、產業等,由于沒有文字記錄,村史的挖掘遇上了瓶頸。于是,村里又找到了丁茂林,他是村里的老支書,對村里之前的情況比較熟悉,讓他來挖掘整理村里的歷史再合適不過。丁茂林也盡心盡力去收集素材,聽故事、求證故事、整理故事,花了不少功夫。

  回想村里的歷史,老人們提到最多的就是草紙的生產制作,這是水澄村的傳統產業。在鄉賢館內,就有一些老物件——早些時候的手工制作工具以及當時的成品草紙。經過歲月的洗禮,這些成品還是完好如初。

  此外,濯心亭內還懸掛了水澄村人葉、陳、丁、林等近10個姓氏的來源。“村里有2000多人,村民姓氏也不單一,整理這些用了不少時間。”徐琴英說。

  在采訪的時候,村里的一位老人向徐琴英咨詢什么時候還會有拍攝婚紗照的團隊來。她和老伴婚70多年了,看到其他老年夫婦拍攝的結婚照掛在文化禮堂中,他們也想拍攝。

  在鄉賢館內,記者見到了這些夫妻的結婚照,他們或穿著唐裝、或穿著西裝婚紗,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之前,澤國鎮婦聯組織了金婚銀婚攝影活動,他們到村里為老人們拍攝了這些照片。”徐琴英介紹。

  此外,鄉賢館內還有笑臉墻、長壽墻等。笑臉墻上的照片都是本村攝影師捕捉到的鏡頭。而長壽墻上,則是村里90歲以上老人的個人照。“給老人們換上衣服,拍下一張張照片時,他們別提有多開心了。”徐琴英說。

  對于村里的文化建設,徐琴英還有更多的想法。“目前,我們文化禮堂開展的活動和其中的硬件設施輻射到的人群主要是婦女、兒童,有一定的局限性。村里一些男性也曾表示,希望可以來文化禮堂參與文體活動,但由于場地限制,一些體育活動難以開展。”徐琴英說。接下來,他們計劃在文化禮堂內開辟一塊地方,用于下棋、練書法等,同時,針對村里的中學生,徐琴英開始謀劃讓他們離開電腦、放下手機,走出房門,走進文化禮堂。

  編后 〉〉

  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推進到今天,百姓已不再滿足于村莊整治,不再滿足于管理科學,不再滿足于生產發展,而是迸發出了精神層面的新需求——對于文化生活豐富多彩的新祈盼,對于理想信念的新追求。文化禮堂的建設可謂恰逢其時,這是對重構農民精神家園的有益探索,是實現物質富裕、精神富有目標的重要舉措,是新農村建設轉型升級的“文化加油站”。

  如今,文化禮堂在澤國遍地開花。但在建設的過程中,一定要避免形式主義。“一村一品”“因村制宜”應是建設農村文化禮堂的方向,從實際出發,注重時效,充分利用原有設施,注重嵌入性與本土性融合的理念。同時,堅持挖掘資源,體現每個村的特色文化,并注重傳統民俗文化的傳承,以及與現代文明的融合創新。

  其實,在建文化禮堂前,很多村民可能都有一個誤區,覺得建起來就是光看看的,沒啥用。但慢慢地,他們會發現,文化禮堂成了村里最熱鬧的聚會場所,有事沒事,總愛去那里轉轉逛逛。村民們自發編排節目,只為登上村晚的舞臺一展風采。在這樣的轉變過程中,關鍵就在于讓禮堂“活”起來。標準化的“建”、規范化的“管”、常態化的“用”與內涵化的“育”,澤國在推動“建、管、用、育”一體化領域打出了一套農村文化禮堂建設的組合拳,讓文化禮堂的“根”扎得更深,“底”打得更牢。

  禮堂只是場所,文化才是內涵。澤國采取“送文化”加“種文化”,真正激發鄉村文化活力。村民不再是坐在臺下的觀眾,他們登臺就是主角,演繹的就是農村的傳統文化和未來。通過辦好“我們的村晚”,唱響“我們的村歌”,弘揚“我們的傳統”,將文化禮堂的文化活動搞得紅紅火火、熱熱鬧鬧。

  捎著家常味、帶著泥土氣的文化禮堂,已成為鄉村的精神文化地標,為我們守住鄉土、傳承鄉風、留住鄉愁。

標簽:禮堂;文化;澤國鎮;村民;文化活動編輯:王奕涵

推薦閱讀

Copyright ? 2018 ltj. All Rights Reserved. ? 2018 禮堂家版權所有
先锋影音资源_影音先锋全部色先锋_影音先锋_每日资源站_香港三级2017电影大香蕉伊在线看现国产自啪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